乘舢舨卖榴槤只为赚数月生计

乘舢舨卖榴槤只为赚数月生计我在砂拉越跟随当地热心人士Boris Ling的脚步畅游达叻。达叻距离砂拉越中区沐胶省仅30公里,后者近十年发展迅速,当局也在该省兴建了两座大专院校,分别是沐胶技术学校(Politeknik Mukah Sarawak)及玛拉工业大学(UiTM)。沐胶新机场则是于2014年开始兴建,估计将于2018年完成。沐胶省的发展速度很快,但达叻却像是在原地踏步似的,甚少见到有什幺起色。它最好的发展似乎就是近十年来把木板店屋重建为双层的石砖建筑物。经常周游各国的Boris现年37岁,当他决定留在达叻生活时,他的这项选择令人感到难以置信。“我在达叻土生土长,这里也有一些我们的家族事业,加上我的大部分家人都还留在这里,所以我决定在达叻落脚。我喜欢这里的轻鬆悠闲,但我还是常常往外跑。就可能说三天也好,三个星期也罢。”当地村民都称他为热心青年,因他在见到外来游客时,总会慇勤招待,在推广达叻景点的同时,也让到访的旅人倍感温馨。他说,他不但喜欢家乡的慢节奏,同时也喜欢在炎热的下午和三五好友到档口点一杯水果冰闲话家常。每到晚霞泛红的黄昏,他就划着舢舨纳凉,而在风大的晚上,他则开车到附近的海滩吃海鲜。虽然达叻在娱乐设施方面乏善可陈,但快乐在这里是需要自找的,它或许就在某一个神秘的路口转弯处,但该处既没有告示牌也没有嚮导指引,期待着人们自己去发掘。有幸跟随Bol的舢舨,见识他买卖榴槤的过程,那是个凉爽的早晨,也是一趟充满快乐的旅程的开端。当时,炽热阳光狠狠地打在身上,却被迎面而来的习习凉风给平衡了温度。我本身不会游泳,更準确的说法是我会在泳池游泳,但却不敢下河游泳,所以,坐起舢舨来还真有些胆怯。河边的马兰瑙族阿姨见状,就关切地递给我一件救生衣。经过的船只的船家或乘客,在看到身穿救生衣的成人在水上来回时,除了主动向我招手问好,同时也露齿笑了出来。达叻榴槤媲美猫山王Bol卖榴槤的行程是从下游卖到上游,从Kampung Kut卖到Kampung Narub。他在果园採完榴槤后,时约早上九点,当他把榴槤卖个精光时,几乎已是下午一两点。即便是下雨天,为了生计,还是得继续卖。虽然雨天的风浪会特别大,被雨水淋得湿透的Bol还是勇敢无惧的把舢舨开向目的地,这是因为榴槤离开树干后不能久留。熟得刚刚好的榴槤最美味,若是太熟,吃起来会感到厌腻。若是好几天都卖不出榴槤,熟透了的榴槤很可能就此变坏,而他将因此亏本。舢舨悠悠地开往上游方向,不到一个小时,身穿短袖的我,皮肤就被晒得红透。面对眼前的陌生人,Bol并未聊得太多。当地人性格害羞,从表面上看来都是酷酷的不爱理人,但他们其实都很热心又善良。乘船途中,他会不停地问我是否要吃些榴槤。熄灭引擎后,他停在河中间剖开榴槤,并把厚实的果肉递给我。达叻的榴槤比砂拉越任何地区的榴槤具有更高的“性价比”。除了价钱便宜,其果肉厚而香甜,分分钟可以媲美猫山王或是D24。早年在当局还未到内陆兴建道路时,达叻的商人几乎都是在船上经商。他们在河中穿梭,载着物资逐个码头叫卖。到了今天,类似的水上买卖仅限于蔬果和鱼类,而其他的日常用品几乎都可以在城镇中心的杂货店里买到。不过,至今还有一些倖存下来的水上杂货店仍在挣扎求存。一面开船一面叫卖“Durian oh durian!”Bol发出微弱的叫卖声,由于舢舨大马力的引擎发出巨大的声响,我真怀疑岸上的民众是否听得到他的叫卖声。不过,不消一会儿,岸上开始有人对着他招手。一看之下,原来是一位老叔。Bol把船只缓缓驶到码头的方向,然后抓住一块板子,并用绳子把舢舨繫在码头旁。接着,只见老叔仔细挑选榴槤,在选了两串榴槤后付钱并上岸离开。Bol则继续启动船只,微弱地呼叫村民买榴槤。很意外的,在河上的交易其实并不会比在陆路上的买卖差。过后,村民陆续来到码头,Bol也挨家挨户地停靠舢舨。顾客熟练地把鼻端凑向榴槤外壳,然后用力吸一吸,只为挑选又香又甜的榴槤。据了解,除了村民向Bol购买榴槤,有些“中间人”也会向他购买大量榴槤,然后再把榴槤转卖给陆地上或市集上的贩商。榴槤盛产季节,榴槤的价钱多会跌得很低,但Bol每天大约可通过卖榴槤而赚到介于700至1000令吉之间的收入。太阳在中午时分极为毒辣,常把肌肤晒得刺痛,相信Bol是因为自小晒太阳,所以肤色特别黯黑。据悉,在河上比在陆地上更容易被晒黑,因为在河上活动时,除了会被阳光直接照射,河面的光线反射也会直接射向肌肤,所以,长期在河上活动的人士需承受两倍的“阳光”。女穿纱笼男打赤膊买榴槤由于达叻的娱乐活动极少,许多家庭每每都是全家大小一起活动,就算只是买个榴槤,也是全家出动。也因为长期栖居河边,当地小孩多从小就学会开船或划船,并把水上活动当成娱乐,经常载着同年伙伴在乌也河上逍遥快活。虽然当局规定政府机构或学校的师生在乘船时必须穿上救生衣,否则将会被对付或被罚款,但村民并未把这些规定放在心上。这是因为几乎每个水上人家都会游泳,即使有一天不幸跌落河中,他们也可以游到岸上安全自保。当Bol把舢舨开向Narub村后,其中一户人家就把他的船上仅剩的榴槤一併扫光。当时,只见该户家庭的妇女们围着纱笼,男人就打个赤膊登船选榴槤。就只是这样简单的买卖作息,却可以看到他们脸上都挂着发自内心的真挚笑容。有者更尝试和Bol讨价还价,最终,Bol因争辩不过而给予打折。过去,我从未看过在船上交易的活动,这一趟,总算让我见识到了,也让我留下深刻又美好的回忆。常停水停电带来不便我在达叻遇到来自雪兰莪州的警卫人员Tan。5年前,他被派到达叻任职,自此以后,就常常听到镇民以“高瘦来自西马的警察”的字眼来形容他。他总是亲切地与当地人聊天,每逢早餐和午餐时段,他也会在镇中心的店舖和当地人闲聊。询及他留在这小地方服务的原因时,他只是耸了耸肩笑着说:“小城故事多。”这座不大不小的小镇,确实隐藏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且每家每户都有着各自的趣事,至于小地方的人情味浓更是不在话下。“当我得知自己即将被派来这里任职时,我就马上追问东马朋友,达叻究竟是一个什幺样的地方。结果,竟有数名东马人说他们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地方。啊,不然就是说这地方鸟不生蛋,没有水电并且很无趣。”不过,他在抵达达叻后,却觉得达叻在简陋中带着淳朴。虽然当地常常停水停电,为镇民带来许多不便,但当地也有不少趣事,为镇民消除烦恼。Tan说,他在探访于河流上游生活的村民后,更理解当地人的生活,过后,每逢大节庆时,他们都会互相到访对方的住家,而这对于他这个外地人来说是相当温馨的。在达叻“浸淫”5年后,他对当地的文化特色早已了如指掌,并可坐在咖啡店里滔滔不绝地谈论当地人的生活态度及民情风俗。小城故事(下篇) (/副刊‧报导: 克里斯)‧2016.03.14

延伸閱讀